<kbd id="u6b901yz"></kbd><address id="u6b901yz"><style id="u6b901yz"></style></address><button id="u6b901yz"></button>

              <kbd id="000xwbbk"></kbd><address id="000xwbbk"><style id="000xwbbk"></style></address><button id="000xwbbk"></button>

                  【研究生動態】象山同行 五明共學
                  來源:    發佈時間: 2017-03-18 11:00   1714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2016級研究生首次丹城之旅

                   

                  象山同行  五明共學

                  ——記2016級研究生首次丹城之旅

                  天欲雨蒙交春分,妖嬈桃李醉心亭  。人間凡情歷真劫 ,普陀釋子論法意 。312日  ,在班主任會閒法師的帶領下 ,2016級全體研究生赴象山丹城參訪 。

                  12日清晨 ,登車出發前 ,班主任會閒法師帶領大衆唸誦觀世音菩薩名號,祈願國泰民安 ,法輪常轉,並以此稱名功德迴向本次春遊參訪圓滿。隨後 ,閒師一行從學院出發,中午抵達象山。在經過護法菩薩精心的安排下,閒師一行懷着感恩之心,秉持着佛門傳統“食存五觀”的飲食文化,滿心歡喜地用完午齋。飯後,閒師爲諸學子開示:“佛法是蘊涵在生活中方方面面 ,並不是停留在講經法會中 。鼓勵學僧們 ,做一個佛法的實踐者 ,而非單層面的演講者。要用正念之心 ,去觀照當下的三業,這樣才能認識佛法的真諦,從而自受用 ,並推己及人 。”接着,閒師帶領學僧們主要參訪了丹城的象山影視城內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基地。

                  第一站:重溫經典  憶念佛陀

                  走進象山影視城 ,迎面而來的時代廣場讓大衆眼前一亮,不僅有色彩豔麗的朵朵花開 ,還有頗爲壯觀的石坊壁畫—《漁光曲》 。而正是這部20世紀30年代中國第一部國際獲獎大作,發起瞭如日中天的象山影視城的開端,也成爲了中國電影從象山走向世界的經典標誌 。更爲重要的是,將電影的真實意義專注在那個年代中國底層勞動人民的悲苦人生 。在經過一番瞭解後,閒師借東風之勢,教導學僧們:今天農曆二月十五日 ,佛陀涅槃日。兩千多年前的今天 ,世尊示寂 ,在印度拘屍那迦羅城的娑羅雙樹間吉祥而臥 ,入般涅槃 。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裏,讓諸佛子一起憶念佛陀 ,並且引《涅槃經》雲:“若見佛性能斷煩惱,是則名爲大般涅槃。”還講到作爲修道人,不忘佛陀當年爲求離苦之法 ,孤身六年苦行 ,證得正覺之道。謹記學院院訓:“常隨佛學 ,信行合一  ,”時刻發願求出離,斷煩惱 ,生菩提。

                  第二站:桃李古道  鳴鼓覺醒

                  隨後,閒師一行走進桃花古道,品賞桃花  ,蕾紅花豔 ,白中透紅 ,不赤紅似火 ,又不雪白無色,豔而不媚,美而不嬌 ,讓大衆頓時無比自在舒心 ,沒有任何世俗觀點的芥蒂 ,只是單純的感受大自然給予大衆的氣息 。在輕鬆愉快的行走中,閒師不時地講述桃花在中國傳統文化的意蘊 。如 三國“桃園三結義”劉、關、張相交於桃園,結成了生死相依患難與共的異姓兄弟,演義了一段 ,肝膽相照  ,縱橫捭闔,轟轟烈烈的中國歷史。千里堤上的幾株桃花 ,萬姓老者的一家鄉村野店,成就了李白與王倫兩位詩人,相惜於品,相敬於德,相交與情的一段佳話 ,“桃花潭水三千尺,不及王倫送我情。”的絕美詩句千古詠歎 !五柳先生的《桃花園記》則更膾炙人口,那是理想的王國,想象中的天堂!諸學子被閒師深厚的國學知識所讚歎,併發出陣陣鼓掌聲。

                  而在桃花古道的另一邊,則是十二明星鼓道 。顧名思義 ,是十二個不同寓意的鼓,如吉祥鼓、智慧鼓、菩提鼓等 。此時,閒師又爲諸學子們奉獻了一場現場版的佛門法器開示:教導學子們,作爲當代的學僧,首先自己的本分要認清,對於出家人的基本常識必須做到爛熟於心,不可忽視 。其次 ,在學習教理的同時,還需多鞏固佛門禮儀的知識,不可偏執一面。再次,閒師語重心長地講述了佛門寺院鼓的緣起、類型、功用、性能,並不斷引經據典如《楞嚴經》、《五分律》、《佛祖統記》等 ,讓學僧們對鼓有了清晰、全面的認知 。而後引用明代周履靖《錦箋記·協計》:“清淨是菩提,愛染難離,蒸沙爲飯飯終非,暮鼓晨鐘勤懺悔,怎免阿鼻 ?”以此鞭策學子們,精進用功 ,慎勿放逸 。

                  第三站:朝拜觀音  座談榕樹

                  不知不覺,閒師一行來到一座觀音廟前,內心十分親切,更是讚歎偌大的影視城中,總會留給大衆宗教信仰的依託。而作爲南海觀音菩薩的諸佛子,每日都是在觀音菩薩的楊枝甘露下,茁壯成長,實難控制不住內心地激動,由閒師帶領學僧們迅速跑到觀音菩薩前 ,虔誠禮拜,並齊誦《心經》三遍  ,以此功德迴向法界衆生。閒師爲表達對觀音菩薩的無比崇敬,現場誦偈:“慈航普渡心湖無舟隨意渡 ,蓮花大觀苦海有岸自在觀 。”而一旁的學子們 ,非常感恩閒師以身說法 ,暗自發願,時時以閒師爲榜樣 ,做個讓人尊敬的活菩薩。

                  伴隨着閒師的法語甘露 ,閒師一行走到中國最大的榕樹林前,據嚮導是這樣說的  。而行程已有稍許累意 ,於是由班長提倡 ,來一場榕樹座談,大家欣喜地席地而坐 ,圍在閒師周邊 。有學僧思考問:“閒師 ,聽說榕樹的背後也有一段優美的佛教故事 ,可否與大衆分享 ?”,閒師答雲:當然了 ,榕樹的背後還隱藏着一個寺院的命名呢?學僧繼續請問:“如此甚好 ,還請閒師細細講述?” ,閒師笑答:“在現今的廣州市區  ,有一所寺院叫“六榕寺” 。大家是否聽過?”學僧們紛紛應道:“聽過,聽過 。”閒師在接着講道:“這所寺院是北宋(1100年),由大文學家蘇東坡由海南被貶 ,途經廣州該寺遊玩 ,由寺中僧人道琮之請爲寺題字,而他見寺內六株榕樹綠蔭如蓋 ,盤根錯節 ,氣勢不凡,即欣然書下“六榕”二字,後人敬重蘇東坡遺墨,將“六榕”刻字造一木匾懸掛於寺門之上 ,因此而得名。”隨後 ,閒師還一一講述了六榕寺的盛衰歷史 ,由於情節無以用言語說盡,故在此留一絲懸念,只待與會大衆細心斟酌。其次,閒師站在佛陀本懷的角度與大衆一起分析探討榕樹的文化內涵:“第一點:佛陀是坐下菩提樹下修行證道的 ,而對於菩提樹、畢鉢羅樹、思維樹都是屬於桑科榕屬植物 ,簡單地說是榕樹的一支。第二點,而從榕樹品種衍生出的菩提樹,則對於出家僧人具有很深的感情 ,俗話說:睹物思人。着實讓在場的閒師一行不經意間再次流露出對佛陀的懷念與感傷 。閒師勉勵同學們,要真正的將佛陀的本懷銘記於心 ,好好的在此生用功辦道 ,弘揚佛法 ,將佛陀的言教傳承下去 。第三點 ,佛陀當年之所以選擇榕樹  ,其本身蘊涵着深厚的寓意的,其一是榕樹枝葉繁盛,粗獷龐大 ,可爲佛陀遮風避雨,免除許多煩惱 ;其二是因爲榕樹的枝繁葉茂 ,告訴我們做人做事,需要懂得包容、慈悲、行菩薩道  ,更是以“一樹成林”的啓發性思維,教導同學們:作爲新時代的僧寶,不忘自己身上肩負的使命 ,用真心、願心、悲心,去護持佛法的久住 ,去踐行佛陀“爲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的人本情懷 。”閒師通過簡述三點關於榕樹的要義實質 ,作一個拋磚引玉的方式,讓同學們引發更深、更廣的思考 。

                  第四站:水簾洞天  新解悟空

                  在經過一段漫長地小道行走  ,迎面出現了一座高聳挺立的花果山  ,只因石壁上刻着鮮明的三個大字。然好多學僧就心生困惑,既然有花果山,應該也有水簾洞吧?嚮導當下肯定,看那山石上刻的字,“水簾洞”不就是嗎?頓時 ,所有人都陷入沉思 ,爲什麼影視版的與現實版的差距總是那麼大呢?於是 ,閒師打破僵局,用一句話點醒了所有人“現實就是現實,影視僅僅是影視,它們是看似相交實則平行的維度。”由此閒師教導大家,不要活在自己的理想國度中,要從自己的世界中走出來 ,與世間社會相融合,如《六祖壇經》雲:佛法在世間 ,不離世間覺,離世覓菩提 ,恰如求兔腳。”要將佛法中的圓融思想流入自己心田,真正地去感受其精髓。

                  此時,有一學僧靈光一閃說:“花果山水簾洞不是住着一位美猴王—孫悟空嗎?怎麼就沒看到呢 ?咦...... ?突然另一學僧說:“怕是度劫去了吧...... ,要不然怎麼沒看見呢  ?”引得大家歡笑不斷 。然提到孫悟空 ,則大家的腦海中迅速提取《西遊記》中的種種元記憶  ,三下五除二地,有了對孫悟空的定義:他是能量大,敢作敢爲  ,富有創造力、闖勁、衝勁、任性 ,而此概述也得到的一致認同。然端坐中間的閒師則靜靜地思量着什麼,在一旁的學僧們紛紛議論 ,因爲大家都有了對孫悟空的評價,唯獨沒有聽見閒師的分析 ,於是大衆齊聲禮請閒師作精彩開示,而閒師露出淡淡的微笑,神情自如的講到:“同學們  ,你們回想一下,《西遊記》的孫悟空是不是很厲害,天不怕地不怕,騰雲駕霧,變化多端,無所不能呢 ?同學們不約而同地應答到,“是的,是的 ,小時候很崇拜他的 。”閒師又接着說到:“既然這樣 ,是不是代表着我們一顆穿越時空、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心呢 ?是不是代表每個人身上的悟性呢 ?而孫悟空所扮演的身份從最初懵懂的石猴、叛逆的美猴王、取經的孫悟空、最後的鬥戰勝佛 ,不是寓意着每個人不同階段的真實解讀嗎 ?”同學們對閒師從佛教心理學角度一連串地發問 ,感到既新穎又耐人尋味,於是閒師意味深長地說道:“佛陀的教法,包涵八萬四千法門 ,我們要學會從多元化的角度去看待問題,不能侷限於單一方面 。而且當你發現運用新視角的方式去面對問題,有時候就是打開問題的鑰匙 ,是豁然開朗的契機。”

                  第五站:雲南皇宮  中泰圓融

                  還一頓沉浸在悟空世界的閒師一行,沿着春秋古道的慢行 ,恍惚間感覺自己處於穿越的狀態  ,因爲眼前呈現出的是春秋時期的雲南皇宮 ,雖爲仿建築,但形似是逼真、寫實、壯觀,給人以身臨其境、自我陶醉的境地 。據嚮導透露,整個皇宮斥資三千多萬,許多原材料都是進口的 ,並且是按原圖11比例進行再還原的  ,非常難得。此時有一學僧,開玩笑的說:“還好跟隨着大部隊前進 ,要不然自己一個人在這偌大的皇宮中東西南北分不清迷路了怎麼辦呢  ?”把在場的師父們逗的哈哈大笑。於是閒師則通過這句玩笑之言,透露出的深意分析給學僧們:“其一  ,皇宮建築面積龐大 ;其二,皇宮的建築風格章法有度 ,具有整體美感  。其三,作爲佛子要有團隊觀念 ,不能我行我素。”而同學們在閒師的方便說教  ,受益良多 。

                  話又回到皇宮建築上,閒師一行走在皇宮中漸漸地發現,裏面蘊涵着許多佛教建築藝術,甚至還引入泰國佛教的特點。而對於閒師八年的斯里蘭卡留學經歷與各國佛寺、佛塔等的多次參訪經驗,很快地就爲學僧們對於中國佛寺與泰國佛寺之間的相同之處與不同之處一一解說:“更是一方面着重強調了中國文化元素在泰國佛教建築中的呈現。如曼谷最爲著名的三大國寶之一—玉佛寺 。對於玉佛寺的評價,在海內外佛教建築、造像藝術學者、知名人士都給予了很高的讚賞 ,被譽爲泰國佛教建築、雕刻、繪畫的藝術瑰寶 。而就是這國寶級的佛寺外 ,竟屹立着中國佛寺守護神塑造的威武、莊嚴的金剛像。並且在寺內還可尋覓一堂來自中國的大瓷屏風 ,上面彩繪《三國演義》故事情節 ,還有不少中國石雕神像和石刻透雕鳳朝牡丹 。另一方面強調泰國佛教建築藝術的特點  。泰國佛寺建築主要以色彩絢麗、形體宏偉端莊而別具一格,講究造型、色彩和裝飾 ,佛寺的屋頂坡度陡峭,一般爲橫向多重檐式 ,屋頂上覆蓋的金黃、橘紅或翠綠色的琉璃瓦,在熱帶明麗的陽光照射下金光燦爛、熠熠生輝 。佛寺內不僅大殿和經堂內部的樑、柱精雕細刻 ,而且外部山牆和柱頭柱身也往往雕滿花飾圖案,煥彩鎏金極其精美、色彩絢麗、造型端莊。”在閒師抽絲破繭的解刨分析下 ,同學們在佛教建築與造像方面又有點更深入的理解。

                  第六站:民國往事  再憶高僧

                  此時,行程已接近尾聲。在嚮導的指引下 ,閒師一行走進了民國時期的城區。走在空蕩的街區 ,途經北京四合院,德、法、英租界 ,不時還能看見民國時期的銀行、商貿城、政府大樓、軍用摩托、軍用卡車等,其中發現了一件戲劇化的小插曲 。就是有兩個學僧,很是好奇的看見在街區的一隅,一位手握衝鋒槍、不知是睜眼還是閉眼的防化兵(因爲戴着面罩,看不清真面目) ,但這兩位學僧很單純,以爲是蠟像  ,便前仆後繼地涌上前去,觸摸他、觀賞他 ,還在一旁與其拍照  ,但突然 ,原是蠟像的防化兵一個抖身,好似剛從熟睡中的雷公,不小心打了噴嚏似的 ,嚇的兩位學僧渾身發怵,不停地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  。在旁人的提醒 ,兩位學僧才逐漸恢復了常態(害羞地說其中的一位正是筆者) 。稍頓地整理一下自己的精神面貌 ,當作沒事人一樣 ,跟隨大部隊繼續前行。

                  閒師一行走在陌生的街道上 ,並沒有去關注建築物美麗、特別,也沒有留神傾聽嚮導一旁不停地講解,而是默不作聲地思維着“民國四大高僧”—虛雲老和尚、印光大師、弘一大師、太虛大師 。圍繞這四位高僧行跡 ,即是我們當代學僧回憶民國佛教事業的核心主軸。於是閒師與大衆分享了自己對四大高僧的情懷:

                  “第一位 ,虛雲大師 ,十九歲出家,自號虛雲、幻遊  。虛雲大師一生一衲、一杖、一笠、一鐘行遍天下,由自度而度人 。非常讓閒師感動的是虛老四十歲發心朝五臺山,以報父母深恩 ,由普陀山法華寺起香 ,三步一拜備受飢寒而道心愈朗,三年遂願 。這段經歷讓閒師想起自己在斯里蘭卡八年的艱苦求學經歷,飲食的素樸、住宿的簡陋從未打消閒師獨自一人於國外求取佛法真諦的道心 。每每想起那一段段難忘的經歷,閒師總是會說雖然艱苦但是很幸福,能夠在斯里蘭卡濃厚氛圍下學習佛法,實屬人生一大幸事 。

                  第二位,印光大師,二十一歲出家 ,自印光 ,號常慚愧僧 。印光大師一生,終清之世,始終韜晦,專修淨土法門 。而讓閒師讚歎是印光大師於光緒十九年(1983年)的護藏來普陀山 ,至1929年離山赴滬校印各書時爲止,爲時達36年。印光大師人生最重要的一部分,於普陀山結下了深厚的情誼 。並且閒師以一顆懷着崇敬之心簡述印光大師所留下的足跡:第一  ,80年代 ,普陀山佛教中興,法雨寺於藏經樓建“印光大師紀念堂” ,由趙樸初居士與唐雲先生分別題寫堂匾 。堂內印老臥室依舊,並於外間陳列有關印老的著作、書法和遺物 。第二,西方淨苑重建於1993年 ,是妙善老和尚主持創辦的全山第一所專修淨土道場。制訂《唸佛堂規約》12條,規定進堂者“二六時中  ,惟佛是念,惟淨土是求 ,”堅持每天坐香淨修  。專修或兼修唸佛法門者,於本山隨處可見 。可想而知,印光大師對於近代普陀山的再興起道不可忽視的重要作用與影響 。

                  第三位,弘一大師 ,原名李叔同,三十九歲出家 ,法名演音,號弘一 。對於弘一大師的一生用傳奇一詞一點也不爲過 ,因爲不管是在文化領域上 ,開創中國歷史上諸多“第一”的突破 ,而且還在佛教界內享有很高地名聲,弘一大師窮盡一生研習律宗典籍 ,並著《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和《南山律在家備覽略篇》。而在閒師的講述中,最爲驚歎的是弘一大師僅用短短七日 ,在普陀山法雨寺與印光大師學習,觀察印光大師的一言一行後,發出讚美之詞:“當代善知識中最膺服的是印光大師 ,並贊其大德如印光法師者,三百年來 ,一人而已 。”在這兩位高僧之間 ,有着怎樣不可思議的奇緣  ,至今無人能夠猜透 ,也無法猜透 ,只待時光慢慢讓其成爲千古佳話 。

                  第四位,太虛法師 ,法名唯心  ,字太虛,十六歲出家修道 。而閒師極力地崇敬他 ,並講述太虛大師是近代佛教改革運動中少有的理論家與實踐家 ,並引用太虛大師《志行之自述》中所歸納的“志在整興佛教僧會 ,行在瑜伽菩薩戒本” ,高度概括了太虛大師在爲了整個佛教團體落實於行處的偉大目標 。閒師也非常讚歎太虛大師提倡“人生佛教”的核心理念:以大乘佛教“捨己利人”、“饒益有情”的精神去改進社會和人類 ,建立完善的人格、僧格 。當太虛大師去往普陀山錫麟堂與印光大師會晤後,印光大師對太虛大師頗佳讚許,並作二偈以贈太虛法師。

                  在閒師的講述中 ,我們可以仔細的發現,這個四位大德高僧 ,都曾與普陀山結下微妙的勝緣。身處民國時期的四位大德 ,對於器世間的戰火頻繁、百姓生活艱苦 ,感到十分的悲痛 ,而他們只能窮盡一生的精力去爲衆生謀福祉,用正信正行的佛法引導他們脫離苦海,如醫生設身處地的爲飽受病痛折磨的病人治療一般。而今作爲在真人赌博的學子們,又有幸生處在和諧、慈悲的年代 ,怎麼還能浪費大好的光陰而虛度呢 ?更應在學業精進用功,不忘普陀山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加持。

                  第七站:品茗香茶  禮儀教學

                  隨着回顧民國四大高僧的殊勝行跡,不經意間象山影視城的參訪已告一段落。閒師一行在護法居士的陪同下 ,乘車來到昇格樓  ,品茗香茶。走進茶樓,別樣的佈局風格讓人眼前一亮  ,清淡優雅的檀香撲面襲來 ,輕鬆悅耳地佛樂一洗閒師一行身上的疲倦,頓時神清氣爽 ,如入寂靜祥雲之境 。因護法居士的前期安排,閒師一行很快就進入茶室 ,各尋已座,等待一品美味的好茶。閒師看同學們端坐於茶几前,拿出自己的好茶與大家分享,還親自爲大家泡茶 。頓時同學們的心裏一陣激動 ,並從微笑的面容中看出滿滿地幸福感 。

                  閒師慈心無量 ,現場又爲同學們上一堂宗教實踐課,教導同學們學習泡茶、法服着裝和佛門禮儀。其一,泡茶 。閒師講到,“對於泡茶,它有三大要領:好茶、好水、好茶具 。而針對泡茶的技術則有三個要素:茶葉用量、泡茶水溫和沖泡時間。還分別針對不同茶的類型進行細數分析 ,講解用量的不同、泡茶的次數、適合季節飲用的茶葉、飲茶的禁忌等等”,在一旁的茶技師則鼓掌讚歎閒師的博學多聞。其二,法服着裝。因爲都是面對的學僧們 ,對於法服的類型、功能,閒師只是簡單的講述,並沒有太多強調。只是側重講解了法服的歷史演變與着裝的搭配性。其三,佛門禮儀。佛教常說  ,“三千威儀,八萬細行。”

                  這次的重點強調是響應普陀山道慈大和尚的道風建設倡導,因爲佛法賴僧寶去弘揚,而僧寶的外在形象則顯得尤爲重要 。”雖然閒師用的是嚴肅的語氣,但同學們並沒有感到一絲要求,更是以閒師的教導作爲鞭策自己前進的標尺。

                  第八站:歸途迴向  佛音縈繞

                  經過緊湊而充實的丹城一日參訪 ,閒師一行已踏上歸程的路途。或許大家有些乏累之跡象,有的同學已漸入夢鄉 。儘管如此,在稍作休整之後  ,閒師還是帶領着同學們 ,一起唱誦迴向偈 ,將一天所有的法樂功德迴向給法界一切衆生。

                  或許是大家還沉浸在參訪的歡樂中 ,睡意的小夥伴在身邊一下子就悄悄地溜走了 。伴隨着內心的愉悅 ,由閒師爲首的佛音樂隊,在不小的巴車上 ,不斷徘徊 ,縈繞在耳邊 。如《普陀之光》、《觀音菩薩偈》、《問佛》等一系列的佛教音樂 ,由大家原聲配唱,或許沒有明星那樣優質準音 ,或許沒有明星那樣熟記歌譜,但可以肯定的是  ,閒師一行用自己的一片赤子之心,唱出內心的喜悅與對佛陀的感恩。閒師一行抵達佛學院後 ,一致發出感慨:路程雖然經歷了好幾個小時  ,但大家都在好奇地問爲什麼這麼快就到家,說完大家不約而同地笑了,回到自己的寮房。再此,一天的丹城之旅以歡笑聲而結束了。(文:傳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