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5uym2ydd"></kbd><address id="5uym2ydd"><style id="5uym2ydd"></style></address><button id="5uym2ydd"></button>

              <kbd id="lci6t8fz"></kbd><address id="lci6t8fz"><style id="lci6t8fz"></style></address><button id="lci6t8fz"></button>

                      <kbd id="d8hyife5"></kbd><address id="d8hyife5"><style id="d8hyife5"></style></address><button id="d8hyife5"></button>

                          柏子庭中乞衣鉢
                          來源:    發佈時間: 2014-05-13 16:03   2661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冷冷林空古壁水,如如禪語趙州茶” ,喝上一杯 ,可消融妄想與執着,在無門關中照見本地風光,悠然自得。

                          柏子庭中乞衣鉢


                          “重重請問西來意,唯指庭前一柏樹” ,柏子樹上掛滿了菩提之果,吃上一顆 ,可解虛空之飢腹  ,在法界中任其自流 。“冷冷林空古壁水 ,如如禪語趙州茶”,喝上一杯,可消融妄想與執着  ,在無門關中照見本地風光 ,悠然自得。千年已逝,趙州古佛的禪風依舊長刮不息 ,並且教幡高揚 。

                          在柳綠花紅之季  ,我們來到了趙州柏林禪寺。秉世尊之遺教,光如來之戒法 ,爲了瓶鉢生涯中能夠衝鋒魔陣、劈生斬死,故來此乞受戒鎧披身 ,縱橫馳騁 。

                          柏林禪寺坐落在鬧市中  ,沒有清溪映月的圍繞,也沒有青山翠林的掩伴,卻在這車水馬龍中給芸芸衆生支撐起了一塊祥和的淨土。山門內:松林柏木,楊柳成行;紅牆澄瓦 ,梵舍林立;有文墨交會的亭廊 ,有莊嚴肅穆的殿堂 。這紅塵不到的人間淨土 ,是淨慧長老和明海大和尚披星戴月的辛勞 ,才能令殘垣斷璧的古道場恢復成“鐘聲塔影庭前柏子樹千年香火千秋寺”。淨慧長老承繼了從諗禪師“飢來吃飯倦來眠”的平常心是道,昇華爲衆生喜愛的生活禪,並以“信仰融於生活,修行融於當下 ,佛法融於世間 ,個人融於大衆”的宗旨,接引衆基  ,同參佛事,給新一代的柏林禪寺注入了佛教正法的營養液 。

                          在來戒場的路上,聽居士講稱自己是“釋(石)家莊”的人 ,因爲有“北臨濟、南趙州”兩尊古佛互相佛光普照 ,纔有了安居樂業的生活,因此我們到古佛聖地受戒也是因緣頗勝。明海大和尚給我們開示時,講到柏林寺曾經是屍羅道場,因爲歷史的因素戒場埋沒了幾百年 。如今改革中興 ,禪燈戒幢並掛,是我們戒子的福報才能夠相聚一堂乞戒懺悔。還有我們的得戒和尚是中國最有權威公認的界詮律師 ,三師七證,開堂陪堂 ,諸位引禮也都是對戒律深有研究和持戒嚴禁的師父 ,這次傳戒免除了傳統戒場的漏習  ,皆是秉持着佛陀的遺教,依照戒法的規約,如理如法的開演每一堂佛事 ,僧衆和合 ,龍天歡喜 。

                          受戒 ,首先是完善一個出家人身份的資格  ,成爲僧團中的一員,在秉持“以戒爲師”的遺訓,理清大丈夫有所爲有所不爲  ,續承如來之家業 ,令正法久住  ,最後駕馭戒法之舟航,跨越生死之苦海,到達涅槃之彼岸 ,直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戒是無上菩提本” ,因此,戒法乞受是我們戒子人生中的轉折點,也是我們新生命的誕生點 ,更是修行路上起跑點 ,受持戒律的重要性與價值性都是無與倫比的 ,因爲戒律是正法駐世的象徵,是佛教不墜的的綱常,是解脫生死的獨徑,更是邁向佛道的準則......

                          戒期中沒有手機,沒有電腦 ,沒有一切電子設備,大家數着日子 ,一天當三天過,生活如同失去了依怙,可能我們吸食的電子鴉片太重了 ,纔會導致精神寄託的錯位。每天聞板而起,排隊解淨,依次洗漱,匆忙的穿衣搭袍 ,咪着眼睛進堂誦經 ,忙碌而又緊張 。戒場設立在瓊樓玉宇的萬佛樓閣中,莊嚴的幢幡高高旋垂,徐徐的青煙直充雲霄 ,馥郁的鮮花瀰漫着整個殿堂 ,金光爍悅的五方佛,端坐中央,慈悲祥和,更有萬尊眷屬羅列四周,宛如一場壯觀宏偉的法宴即將唱演。銅磬悠悠  ,木魚點點,戒子們駕馭着經聲梵唄,虔唱着遙遠的貝葉之聲……

                          每天的佛事以授課爲主 ,除入三寶地 ,以信爲本 ,先鞏固住信解的地基 ,才能磊蓋行持的寶塔,從初壇沙彌戒的審罪開導,漸至比丘壇的得戒教育,如何發上品心得上品戒,最後到菩薩戒的菩提心如何生起。法師皆孜孜不倦的給我們開導 ,梳理的非常條理清晰 ,如飲蘇陀妙味,受益匪淺 。晚上則是我們發露懺摩的時間 ,從於無始以至今生,所造的罪業無量無邊 ,要洗滌出陳年久封的污垢 ,才能領納清淨的戒體 ,開堂師父教我們用悲切婉轉的韻調去誠心懺悔,擢髮抽腸的吟唱着佛號,洞洞屬屬的叩頭膜拜 ,心虔志誠地渴求佛陀的慈悲攝受與憐憫加被 ,在這種磁場下,業習如同暴風疾雨般的往外潑灑 ,瞬間凝結成蜿蜒的小溪 ,衝蕩着心田的提壩,有時涌沸到眼眶,隨着臉頰順流而下……

                          比丘的一個稱號叫做“乞士”,上乞佛法以養慧命 ,下乞飲食以養身命 ,戒期中最讓我難以忘懷的一堂佛事是託鉢乞食 ,體驗佛陀在世的乞食場景。我們穿衣搭袍 ,託鉢持具 ,由戒和尚帶領我們戒子去乞食體驗,居士們虔誠的跪在路邊,拿着飯 ,捧着菜 ,嘴裏呢喃着念着:“供養師父”。身披一肩袈裟  ,手託一口鉢盂,就可以稱之爲世間的福田  ,慧遠大師講的:“袈裟非朝宗之服  ,鉢盂乃聖賢之物”,可見袈裟鉢盂之珍貴 ,袈裟的寶貴 ,並不在於它有形的價值,而是因爲袈裟所代表的出家僧衆之責任,我們披剃於釋門,沾佛陀的福光纔能有幸應檀越之供養,如果不往菩提道業上發展,必會招披毛戴角之果報 。記得有一位老居士,捧着一袋糖果 ,恭恭敬敬的跪在我面前:“師父請吃一顆吧”。此時此刻  ,時間彷彿靜止了,內心的滋味無法用語言和文字能表達  ,自己何德何能消的起這份福報  ,心爐中深弘誓願的烈火又再次重新點燃起來,只能用一句響徹雲霄的“能持”去澆灌枯旱的福田吧。

                          戒期到了尾聲,在這一個月中 ,從進堂到今天出堂,所有的佛事都非常殊勝圓滿 ,手裏捧着輕輕的戒碟,但心裏卻是沉甸甸的 。凝望着漫天飛舞的楊柳絮,如羽如雪 ,一陣風吹到了手上一絲,本想順手抓住,卻又被下一陣風吹走了……(文:興慈)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一抹難忘的身影